感想11-失落和掙扎-我的借卵經歷

發佈日期:2017-12-05 | 作者:匿名 | 瀏覽人次:1356

4年前,懷著忐忑的心情與先生攜手走進診療室⋯⋯
雖然求子心意堅定、但是我很明白~46歲想再懷孕,前景並不看好。

劉醫師仔細聽完我們的訴求與狀況之後,首先評估我們成功機率,提出他認為適當的有效治療方式,但也接著詢問我們,是否有意願考慮借卵,雖然醫師手中也有46、47遂用自己的卵成功的病人,但每人體質不同,考量也不同。
當下我們衷心盼望,能有跟自己有100%血緣關係的孩子。不想考慮這個選項。
緊接下來的2年,認真配合打針、抽血、取卵、植入。心情也跟著種種的身體不適跟治療程序而震盪起伏。生理的痛苦尚可忍耐渡過,然而最折磨傷神的,是無止境的等待,跟失望後的自我重建。
當電話另一端傳來「沒成功」的消息,話筒一掛上⋯⋯淚珠簌簌而下、發呆放空之後,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緒面對一天,走進廚房,偏偏還看到桌上一整袋滿滿,打過的針筒、藥瓶⋯⋯頓時崩潰伏案痛哭。

又一次在診療室討論下一個週期的治療,醫師再次提起借卵的選項。
夫妻長談了一晚,該堅持、持續治療?還是放棄、接受現狀?
這麼久了,儘管身心靈疲憊,依舊無法如願擁有自己的骨肉,還是該嘗試看看不同的管道、不同的做法?
隔天我們打電話給善牧基金會、兒福聯盟詢問認養的程序跟資格。諮詢、提問、填表,也參加了幾場說明會。
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之後,外子仍然無法接受收養孩子之後,還必須跟原生家庭有互動關係。
覺得這種方式會在彼此心中留下心結,沒辦法敞開心扉去全然接受這個新生命。
但是,試著以出養媽媽跟孩子的立場來想,斬斷親情,拒絕孩子想尋根的心,未嘗不是自私殘酷?!
如果借卵,這個孩子跟我自然沒有基因上的連結,但是我仍然在意先生的感受,希望他與寶寶有骨肉親情、父子的感覺。

如今,即使搏命積極治療,我的年齡上升是無情又無可否認的事實,堅持以自己卵子受孕的機率幾乎已經降到谷底。
幾番討論又思考再三,我們回到診所告訴醫師,願意考慮以借卵方式做試管嬰兒。
對於篩選捐卵者的年齡、健康狀況、外在條件種種都提出問題。例如:醫生如何選擇適合的捐贈者? 篩選的健康檢查項目有哪些?如果我們覺得不夠,可以要求再多增加檢查的項目嗎?對方的年齡範圍?一次的費用?

我們最大的疑惑是:
小孩會不會長得完全不像爸爸媽媽?
事實上小寶寶雖然跟媽媽沒有基因的連結,但會有機會顯現遺傳爸爸長相。
但對我而言:捫心自問、我到底能不能直視這個孩子的眼睛說:我是妳媽,我有資格管教你!
不是我的卵出生的孩子真的算是「我的小孩」嗎?
困惑掙扎了許久許久......
縱使那1/2基因的源頭不是我,但是懷胎9個月的呵護照顧,加上一生的親情跟期盼。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「擔」得起、「值得」這個稱呼了!

經過幾個星期的諮詢,我們接著著手填寫家族成員紀錄表格。填表、公證、跑單位、致電戶政事務所承辦人詢問細節問題,花了ㄧ、二個多月的時間終於送件,趕在捐贈者的週期取卵日期前核准通過。
第一次的捐卵、植入,雖然知道很多人第一次就成功了,但對我而言,結果並不如願。又等了半年才找到第二位捐贈者再嘗試一次。
終於,漫漫的4載奮鬥長路,歷經千辛萬苦,從話筒那頭聽到:「恭喜您懷孕了!
明天請進來看一下醫師。」

現在,寶寶已經13個月大。
除了頭好壯壯,體重、成長幅度都超標,更是全家族疼愛、討論的焦點。
爸爸看著寶寶活潑天真的模樣,幽幽的說:
如果早知道是這麼可愛的孩子,早該下決心借卵,媽媽就不用吃這麼多苦了....
若年紀小個10歲、我們肯定會再考慮借卵生第二個寶寶。
如果經濟允許,夫妻雙方能開誠布公表達自己的心情、想法,達成共識接納這樣的做法。寶寶在媽媽的肚子裡一天天長大,便是一天一天長成媽媽的孩子。

謝謝醫師~
我還記得全家帶著寶寶一起去拜訪您的時候,你說很感動也很高興看到我們一家人的幸福模樣,很高興能達成我們一家的衷心託付。
謝謝您!

文章出處:劉志鴻婦產科